笔趣阁 > > 重生之衙内 >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搜查
    7156_

    柳俊忙即说道。(,)

    柳晋才还在宝州市任上的时候。刘和谦亦是他家里的常客,私下场

    合。柳俊是叫他“刘叔叔”的。

    听是刘和谦的电话,原本想要说话的谭志光赶紧闭上了嘴巴,

    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大家都很紧张地盯着柳俊和他手里的话筒。

    “刘书记有什么指示?”

    柳俊问道。

    “柳俊,是这样的,有人举报彭少雄收受贿赔,而且提供了证据,

    说他送给彭少雄的香烟里面,装的是钱。现在市纪委侯副书记已经带

    领纪委和市检察院的几个干部赶赴宁北县了,你们县委班子的成员,要

    配合侯副书记去彭少雄家里收集证据。”

    刘和谦在电话里面威严地说道。

    “好的!”

    柳俊利索地答应了下来。

    “这个事情,你跟李江同志沟通一下,我就不给他打电话了,总之

    一定要配合好”去彭少雄家里的时候,县委班子多去两个人吧!”

    刘和谦吩咐了一句,言辞里流露出关心之意。

    “我明白,谢谢刘书记。”

    柳俊放下电话,对柳系的几个常委说道:“等会市纪委侯副书记

    和是检察院的几个同志,要来县里了解一些情况,很快就到了。你们

    都各自回去工作吧,援朝书记请留下来。”

    石重等人听了,彼此对视一眼,一言不的走了。

    “援朝书记,你先请坐,我打个电话。”

    邱援朝点点头,在沙上坐了,掏出烟来点上。

    柳俊将电话给李江打了过去。

    “李江书记,我是柳俊,是这样的,网才市纪委刘和谦书记打了电

    话过来,有一些指示,请你来我办公室,我们商议一下吧!”

    为了防止走漏风声,柳俊没有在电话里说是什么事情。

    李江来得很快,进办公室的时候。尽管努力平静气息,还是略略有

    一点喘息。

    “县长!”

    李江征询地望着柳俊。

    “李江书记来了,请坐!”

    柳俊礼让这李江在沙上落座,神色严肃地将刘和谦的指示转达了

    遍。

    李江和邱援朝便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这么说来,彰少雄受贿是证据确凿了。

    李江震惊的同时,心里头也有些不大舒服。市纪委刘和谦书记的

    电话,不打给他李江这个县纪委书记。却打给县长柳俊,无论如何,是

    对他的一种不信任。

    看来,在市委领导眼里,自己就是彭少雄线上的人了。

    宁北县两年前出了一个方朝阳**窝案,谁知道现在历史会不会

    重演?柳俊将他请到自己办公室。坐等市纪委侯副

    就没有一点监督的意思?

    这是怕自己给彭少雄的家属通风报信啊!

    可是当此之时,李江的不满自然也不敢表露出来。这么敏感的时

    候。行差踏错一步,都可能是致命的。

    三个人默默坐在县长办公室抽烟喝茶,谁也不说话。

    市纪委侯副书记一行五人,来的很快,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就出

    现在柳俊的办公室。

    “你好,侯书记!”

    柳俊热情地上前与侯副书记握手。

    “你好你好,柳县长!”

    侯副书记四十几岁,是市纪委的专职副书记,高配的副厅级干部,

    倒是长得白白胖胖的,与他的姓氏不大搭界xち和柳俊握手时非常客气,

    笑容可掬。

    “柳县长,情况刘书记已经都和你说了吧?”

    与李江邱援朝握手寒暄之后。侯副书记收起了笑容,直奔主题。

    “是的,已经说过了。”

    柳俊点点头。

    “那么,我们就过去吧?”

    侯,给足了柳俊面子。

    只要坐实了彭少雄受贿的证据。眼前这位年轻人,很可能将是宁

    北县下一任的县委书记。在侯书记这些老机关的眼里,县委书记和县

    长。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柳俊即将成为大宁市最有话语权的核

    心圈子里头的一员了。

    “好的!”

    柳俊点头允诺。

    “侯书记,柳县长,彭”书记的爱人张静同志,在县工商银行上

    班。是不是给她打个电话,请她回家。配合一下?”

    李江提醒道。

    侯:“这个当然了。”

    李江便到办公桌那边拨电话。工商银行那边回复说,张静已经回。

    彭产雄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张静自然没心思上班。

    行人不再迟疑,由李江引路,直赴彰少雄的住处。就在一个院

    子内,步行不过几分钟路程。

    门铃响了很久,张静才过来开门。眼蒋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头

    有点乱,形容十分憔悴。平日里见到柳俊李江这些县委班子里的成

    员。张静都是笑容满面的打招呼,很少摆书记

    八一、的架是现在。望向柳俊几人的目光里带着浓浓”心。

    随行的大宁市检察院的检察官,亮出了拨查令。

    到现任县委书记的住处收集证据。这些程序上的事情,是一定要注

    意好的。

    张静默默的将他们让进了屋里。

    客厅依旧很整洁,只是沙一角,丢了许多纸巾,可见是张静网才

    哭泣时所用。

    侯副书记先就暗暗松了口气。看来消息不曾走漏,张静未曾转移

    “证据。”当下一行人开始进行搜查,柳俊默默地站在张静旁边,并

    不曾随着大家行动,也不说话。

    实在这斤。时候,说什么都不好。

    举报人提供的信息非常详细,侯书记等人很快就在彭少雄书房的壁

    橱里找到了那两条烟,打开来看,每一包香烟里头,都用百元大钞卷成

    了香烟的形状,放得整整齐齐,一共是四万元。

    看到这两条“钱烟”张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浑身都好像被

    抽走了骨头,无力地软到在沙上,伏在那里无声的抽泣。

    拨查继续进行,差不多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告结束。

    除了这四万元现金,到没有再拨出其他现金、存折、票证和金银

    饰等贵重物事。几瓶高档的白酒和几条中华烟,侯书记也吩咐一并拿

    走。

    临走的时候,柳俊想要给张静打个招呼,见张静一直趴在那里,毫

    无起身的意思,柳俊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不过走到门口,柳俊就吩咐

    了邱援朝一句。

    “彰书记的孩子在那个学校上学?派人去接回来吧!”

    邱援朝扭头看了张静一眼,点了点头,心里头暗暗慨叹了一声,

    柳县长年纪虽轻,办事却如此精细。

    从彰少雄家里搜出了四万元现金和许多高档烟酒的消息,再次像风

    一样传遍了宁北县官场的各个角落。

    时之间,说什么的都有。

    自然,这回议论愕最多的,就是谁将出任宁北县的新书记。正常情

    况下,县长柳俊最有希望胜出。毕竟柳俊如今在宁北县的威望无人可

    比。就是彭少雄不集问题,貌似柳俊的威望也不在他之下。

    除了柳俊,宁北县现有班子成员里头,也没任何人有资格接任这斤小

    自然,空降是可以的。不过也要看空降一个什么样的人过来,一

    般的角色,可未必管用。整,要找一个比柳俊更强势的县处级

    干部出来,实在不容易。

    不过这一回,柳系的几名常委都不曾再聚集过来。

    当初彭少雄才被市纪委请去喝茶的时候,情况不明,大家自然而然

    想要到柳俊这里来听取一些指示,至少是打探一些消息。在他们看来,

    以柳俊与唐海天刘和谦等人关系之密切。应该是早就得到了某些消息

    的。至少是得到了某些暗示。

    但是柳俊什么都没说。

    现在情况明明白白了,还要说什么?等着柳俊上位就走了。

    只不知道这个县长的人选,却又如何产生?

    晚上柳俊回到天鹅宾馆,宾馆的总经理刘学洋老早在总台那里候着

    ;见了柳俊,忙不迭的点头哈腰。露出比平日更加巴结的笑容。

    看来所有人都认为,柳俊即将成为宁北县名副其实的一把手了。

    三年时间,柳俊一步一个台阶。有时甚真是一步几个台阶。在别

    人眼花缭乱之际,转眼就要成为一县的最高主宰了!

    柳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对刘学洋和宾馆的服务人员,点头为

    礼。

    网一回到三号套房,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柳俊!”

    “县长,是我啊!”

    电话里传来石重的声音,带着一丝忐忑,更多的是热切。

    柳俊就笑了一下,石重沉不住气了。

    “石县长,有什么事吗?”

    柳俊平静地问道。

    “呃”没什么没什么,县长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到你那里坐

    一坐!”

    石重试探地问道,言辞之间。相比平常,更加多了几分小心与巴结。

    “对不起,石县长,我还有点事。暂时恐怕没时间。”

    柳俊说道。

    “哦哦”

    石重的语气就很是失望。

    柳俊想了想,说道:“石县长。很多事情,不要太心急,做好自己

    的本职工作,比什么都重要,明白吗?”

    最后一句,柳俊加重了一点语气。

    “明白明白,那,我就不打扰县长了!”

    “嗯”。

    柳俊挂了电话,在沙里坐了下来。点上一支烟,慢慢抽了一口。

    比:别怪先馅饼无耻啊,实在太紧张了,每个章节后头都拖一个小

    尾巴求票,就是逗大大们一乐!拜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