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重生之衙内 > > 第1109章 都是明白人
    韦枫原本不打算去找霍浩锦的。碰到点难题就找领导锋刀,不是韩旭的习惯。韩旭很清楚,这样的事情。干个一次两次还不要紧,干的多了,迟早要在领导眼里形成无能的印象。

    心高气傲的韩旭,可受不了这个。

    不过韩旭不去觐见翟浩锦,不代表着耸浩锦不召见他。

    翟浩锦其实也在奇怪,原以为红山庄常委会召开之后,韩旭一定会来找自己的,不料等了两天,也不见丝毫动静。翟浩锦想了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便主动召见了弗旭。

    不管怎么样,韩旭是他亲自点的将,如今在潜州市处境艰难,被柳俊挤兑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了。他这个幕后“老板”再不出面给韩旭打打气,怕是于理不合。

    对于韩旭,雀浩锦到没有搞那种早上八点的召见,让人家韩书记闷着一肚子气半夜赶到省城。秘书上午电话通知,对韩旭说,他什么时候到,雀书记就什么时候召见他。

    这个就是很高的礼遇了,等于是省委书记在迎候他韩旭。尽管韩旭知道自己比较招雀浩锦待见,获的如此殊荣的原因,估计还是因为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雀浩锦用这种隐晦的方式,给自己一点安慰。说起来,以强势著称的雀浩锦,能够想得如此周到细致,也是当真不容易。韩旭心里,确确实实好受了许多。

    韩旭为官多年,久历地方,国家部委工作的经验也很丰富,精通官场升迁之道。心里很明白,就算在潜州干得不是十分如意,只要在领导心目中的分量没有降低,影响就不大。对景时候,领导自然会给你一些补偿,说不定比做出了耀眼政绩的同僚还要更快一步升迁。

    想清楚之后,韩旭原本郁闷的心情,大为好转,甚至于在车里闭目养神的时候,嘴角还露出了一丝笑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秘书在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心中暗暗佩服,韩书记果然好涵养,要是换一个人,被自己的搭档如此挤兑得下不来台。还不得暴跳如雷?

    领导就是领导,自有与众不同之处。

    韩旭是下午四点钟赶到的省委大院。车子快要到的时候,韩旭给雀浩锦办公室挂了个电话,秘书很客气地告诉他:雀书记在等候!

    看来雀浩锦是真的推开了其他的公事,专门给了他一个偌大的脸面。

    “翟书记,您好!”

    走进省委书记威严肃穆的办公室,韩旭不亢不卑地向雀浩锦鞠躬问好,脸上神色恭谨而不谄媚。这个表现,让雀浩锦很满意。

    还能心平气和,这就非常不错。具备了一把手的气度。

    “韩旭啊,来了,,请坐吧!”

    面对面了,翟浩锦到没有再给韩旭什么破格的礼遇,并不起身与韩旭握手,只是很随意地招呼他落座。韩旭倒也蒋楚雀浩锦的习惯,越是在亲近的人面前,雀浩锦越是不讲究繁文缛节。

    “和柳俊再起来了?”

    秘书奉上清茶,刚一退出去,雀浩锦就开门见山地问道,神色间颇为关注。

    韩旭苦笑一声,点了点头:“是的。翟书记,闹了些不愉快。”

    料必柳俊“力拒”两百亿大项目的“特大新闻”这当儿已经传遍全省官场了吧?毕竟这要算是一今天大的怪事情了。雀浩锦明面上,暂时不过问潜州的事,实际上应该是时时剪玄盯着的。以雀浩锦的个性。绝不是那种会被人家吓住的懦夫。

    “你那个。伟峰钢铁联合公司。是不是真有什么问题?”

    出乎韩旭意料的是,雀浩锦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语来。

    “翟书见

    韩旭有些惊疑不定。

    雀浩锦摆摆手,说道:“柳俊性格是强势了些,不过在经济建设方面,确实是有一手的,瞧瞧现在的长河区和长风公司就知道了。如果伟峰钢铁联合公司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他应该不会这样!”

    韩旭更加讶异了。料不到翟浩锦私下里,对柳俊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这段话,不但认可了柳俊的工作能力,同时也认可了柳俊的个人操守。这一瞬间,韩旭马上就意识到,假设抛开彼此的阵营不谈。单纯的就事论事,柳俊一定是雀浩锦最欣赏的那类干部。

    想一想翟浩锦一贯的作风,韩旭马上就释然了。翟浩锦的用人之道。确实就是这样的。

    “雀书记,伟峰钢铁联合公司本身肯定没有什么问题,这个我能保证。我和骖伟峰。认识不是一年两年了。”

    在翟浩锦面前,韩旭也是有什么说什么,绝少

    他原本就是雀浩锦最亲信的嫡系部属之一。

    “这么说,柳俊是真的认为这个钢铁项目有风险了?”

    翟浩锦眉头微微一蹙,说道。

    韩旭有些不以为然,心里也不免略略腹诽了两句。貌似我韩旭才是你雀书记的爱将,你用不着在我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夸奖柳俊吧?

    “裹书记,做什么都会有风险的,更何况一个投资过两百四十亿的大项目,怎么可能一点风险都没有呢?至于说到宏观调控,国家那年不进行调控?要是单单害怕宏观调控,就放弃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老实说。雀书记,我可不认为这是个高明的做法。”

    翟浩锦双目精光一闪,随即恢复如初,淡然道:“那你把柳俊反对的理由,都说给我听听!”

    其实这些个理由,雀浩锦早已知晓了个大概。不过既然亲自召见韩旭,自然还是要由他亲口汇报。获的的讯息才是比较真实可信的。

    韩旭沉吟了一下,开始叙述柳俊反对引进钢铁项目的理由,基本上都是复述柳俊的原话,很是客观。没有掺杂自己的意见在内。到了雀浩锦这个位置上的人,一般都能透过现象直接看到本质,过于侧重自己的感受,不免有“误导”领导的嫌疑。可能惹得雀浩锦不悦。

    雀浩锦听得很认真,双眉微蹙。一直没有插话,韩旭汇报完毕之后。翟浩锦没有马上表态,陷入了沉思之中。

    韩旭屏息静气,不敢打扰翟浩锦的思路。

    稍顷,灌浩锦缓缓问道:“你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上来分析一下。柳俊这些理由,是不是充分的?”

    韩旭一怔,也没有马上回答雀浩锦这个提问,想了想才说道:“如果纯粹是求稳的话,我也比较倾向于赞同柳俊的意见,毕竟伟峰公司这个计划,是有一定的风险。不过,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机遇,就这么任由它从我们潜州的眼前飘过去的话,真的是很可惜

    雀浩锦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你能这么说,足见你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这就很好。做一把手的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犯糊涂。万一,要是柳俊预测准了,国家对钢铁行业进行宏观调控,又怎么办呢?”

    韩旭忽然也笑了,带着一丝狡黠说道:“雀书记,如果潜州市的市长不是柳俊,我也不会坚持引进这个项目的

    翟浩锦明显滞了一下,很认真地望了幕旭一眼,韩旭笃定地点了点头,翟浩锦就笑起来。

    “看来你这家伙,也不是善男信女嘛,”

    韩旭笑道:“雀书记,宏观调控。国家每年都在搞的,但每一次宏观调控,都不是百分之百覆盖,总还有漏网之鱼。很有意思的是,往往是这些漏网之鱼,后来都得到了高的展,资本规模扩展的度十分惊人

    这个也很好理解,毕竟躲过了“天劫。”就能修成正果。宏观调控已经削弱甚至关闭了大部分竞争对手,在这样宽松的环境下,“幸存”下来的企业,高展就是必然的。

    柳俊的父亲,就是主观经济建设的副总理,柳俊自己,似乎也颇得洪总理重视。如果说,国内还有一个城市,最方便最能够成功规避宏观调控,那就非潜州莫属。

    调控前,柳俊能第仁时间得知消息。做好应对准备,调控进行中,柳俊也有很多的办法规避最大的风险。只要顶过去,就天开地阔了。

    这也就是骆伟峰不顾柳俊的“白眼”几次三番与韩旭商讨,一定要想办法将钢铁公司开到潜州来的主要原因。等于是给“伟峰钢铁联合公司”买了保险嘛!

    “韩旭,你的思路是对的。不过,你似乎忘记了一条,你能想到的。柳俊也一样能想到!”

    雀浩锦淡淡地提醒韩旭。

    你想要利用柳俊,甚至是利用他背后的大势力为你的朋友保驾护航。同时为你韩旭谋取耀眼政绩,那也要看人家柳俊乐不乐意才行啊!

    韩旭脸色一变,随即正色道:“雀书记,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是对整个潜州都有好处的。就这么放弃,当真很可惜。这是个很好的机遇啊!”

    雀浩锦摆摆手,说道:“这个经济建设方面的工作,还是应该以政府为主导的。市里是这样,省里也是这样”你身为市委书记,主要要把精力放在党建工作上面去,明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