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重生之衙内 >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天理昭彰
    “柳叔叔,谢谢您!”

    在省委常委院十八号楼,宋小蕾恭恭敬敬地给柳俊鞠了一躬,满脸感激和敬慕之色。

    这已经是八月中旬了。

    柳俊微笑着摆摆手,说道:“客气话不要说了。是冤案就一定要纠正。”

    “是啊,这一回,省里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查到底……”

    宋小蕾说着,颇有些感慨。

    当初她被三江市公安局以“妨碍司法公正”为由拘押起来,心中真是又惊又怒。还好梁雪平迅赶到,打着他老子的大招牌“招摇过市”,摆出了纨绔架势。三江市那边,也好说话,市局局长亲自出面解释,说是一个误会,还亲自宴请了梁雪平和宋小蕾。

    席间,市局局长打着哈哈,说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自家人,要请梁少多多原谅。又说宋律师以后在三江市要碰到什么为难的事情,只管来找他,一定尽力。诸如此类的客气话,说了一箩筐。

    梁雪平一再示意宋小蕾,要她赶紧向市局局长表明,自己不会再掺和贾任雄的案子。

    尽管梁雪平告诉她,这是柳省长交待的,这个案子,柳省长会亲自处理。但宋小蕾还是很不乐意说这句话。倒不是她信不过柳俊,既然柳叔叔这么说了,肯定会管到底。宋小蕾就觉得太委屈。

    自己明明是为了伸张正义,却不明不白的被市局抓了起来,若不是有梁国强和柳俊的大牌子罩着,这个亏就吃定了。

    宋小蕾本身就是律师,对社会的阴暗面以及公安机关内部的一些操作手法,很是清楚。没有这两位大佬出面,她的结局大为堪忧。律师执照被吊销,那是不用说的了,只怕真的还会吃一场官司,被关个一两年都是有可能的。

    这个世界,真变成了这样吗?

    眼见宋小蕾“不开窍”,梁雪平有些着急,只得自己代宋小蕾说了。言辞也很客气,说宋小蕾年轻不懂事,请局长多多原谅。

    其实梁雪平心里也憋气得紧,只是柳俊既如此吩咐了,梁雪平绝对不敢“抗命”,必须一丝不苟地完成柳俊交代的“任务”。

    柳俊,早已经成为了梁雪平最崇拜的偶像,对他的话,不要说嘴里不会辩驳半句,就是在心里,也当做是“最高指示”,压根便不起丝毫怀疑之心。

    市局局长听了梁雪平的表态,更是喜笑颜开。

    有了这句话,他就能跟彭书记交差了。还不用得罪梁国强,两全其美啊。

    此后不久,江汉省委专门召开了会议,研究“贾任雄强jian杀人案”的复查问题。具体的内情,宋小蕾当然不得而知,只是听说,是常务副省长高长宏坚持要复查此案。最终江汉省委形成决议,由省纪委挂帅,联合省政法委、省检察院、省监察厅等单位,组成联合调查组,开赴鹿门市对案件进行全面复查。

    原鹿门市公安局长,现任江汉省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长彭勇学主动要求回避。

    案情其实并不复杂,程新建等人,仅仅只凭查阅卷宗,就能看出很多的疑点。加上有王猛的供状和贾任雄遗留的那封血泪斑斑的“控告信”,很快就查了个水落石出。

    鹿门市公安局当年为了尽早破案,完成市委“限期破案”的指示,对贾任雄使用刑讯逼供手段,屈打成招,冤杀贾任雄。

    此案目前正式进入了处理阶段,处理结果如何,宋小蕾不得而知。

    她已经不是贾任雄案申诉的代理律师,别人自也不会再向她通报情况。但是江汉省委有这样坚决的态度,估计会有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果。

    在此之前,根据高省长的指示,鹿门市民政局,已经给贾任雄的父母放了一定数额的困难补助金。依照相关法律,最终还需要对贾任雄的父母,予以国家赔偿。赔偿多少金额,需要由法院来判决。

    “柳叔叔,这样一个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明明就是误判,为什么要纠正过来,会这么难呢?”

    宋小蕾感叹着说道。

    柳俊认真地说道:“小蕾,不可否认,社会上还有很多阴暗的现象,和很多不遵守法律的官员。但你要相信,坚持正义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我们党的宗旨,历来是有错必纠!”

    宋小蕾便连连点头。

    这个话,如果由其他官员嘴里说出来,宋小蕾必定要在心里打上无数个问号。但由柳俊嘴里说出来,宋小蕾却没有丝毫的怀疑。

    柳俊言出必践!

    只是这中间,经历了怎样惊心动魄的博弈,宋小蕾却是不知情了。

    “柳叔叔,婶子呢?”

    聊了一会,宋小蕾不由东张西望起来,脸上带着明显的好奇之意。柳俊结婚,她是知道的,还和母亲宋月月一道,亲手绣了两个同心结作为结婚礼物,送给柳俊。可是对于这位“婶子”,宋小蕾却一直没有见过面,心里十分好奇。

    在宋小蕾想来,可不知要何等了不起的女人,才有福气做柳俊的妻子。

    “嘻嘻,我听雪平说,婶子好漂亮,和天上的仙女一样……”

    宋小蕾笑嘻嘻地说道。

    柳俊哈哈一笑,说道:“这个可不巧了,放暑假,她带着小孩回都去了……”

    其实还在六月份,临近月底的时候,阮碧秀就一天一个电话打过来催,说是这个学校怎么回事,孩子们还不放假?

    估计阮碧秀要是教育部长的话,说不定会改变小学的授课时间,暑假一放就是四个月!

    “呀,真是太遗憾了,我真想拜见一下婶子呢……”

    “有机会的,你不是已经决定到玉兰来工作吗?呵呵,这样好……”

    柳俊笑着,眼神只在两个年轻人身上打转,似乎心情颇为愉快。

    梁雪平和宋小蕾自然都明白柳俊的意思,不由同时羞红了脸,宋小蕾甚至像个小姑娘似的,绞着自己的衣角。看来不管是律师还是乡间小女孩,第一次谈恋爱,表现都差不多。

    柳俊微笑问道:“雪平啊,小蕾过来玉兰了,你有什么安排?”

    梁雪平忙即挺直了身子,说道:“省长,我和小蕾商量了一下,打算自己开个律师事务所。”

    “嗯,这个安排不错,年轻人是要有自己的事业。地方选好了吗?资金够不够?”

    柳俊关心地问道。对于这个小师弟,柳省长确实是很关照的。

    梁雪平连忙答道:“地方已经选好了,资金也够……嗯,我自己有点积蓄,小蕾也有一点,开办律师事务所,资金要求不是很多,问题不大。”

    柳俊便高兴地点点头,看来自己这个月老做得还是很有水平,这两个年轻人如愿以偿的走到了一块。

    “小蕾啊,跟你说个事,以后,你别叫我柳叔叔了。雪平是我小师弟,你要是叫我柳叔叔,这个辈分上可是有点乱啊……”

    柳俊说着,又哈哈大笑起来。

    宋小蕾满脸通红,本想要“八字还没一撇”呢,瞥了一眼憨厚的梁雪平,却又说不出口来。说不定她开个玩笑,梁雪平就当了真,心里着急。还是不要欺负老实人的好!

    柳俊又随口吩咐道:“小蕾,以后安定下来,把你妈和弟弟都接到这边来,玉兰是个很美丽的城市。让你妈妈也过上舒适的日子,安享晚年。”

    “嗯!”

    宋小蕾重重点头。

    ……

    “我们党的宗旨,就是有错必纠。冤假错案,一定要平反……”

    电视里,江汉省省委书记正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的采访。省委书记对着镜头,侃侃而谈,不时挥舞一下手臂,加强语气。

    江汉省为“贾任雄案”平反昭雪,很是高调。

    江汉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依照《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对贾任雄的父母予以经济赔偿。

    相关的责任人员,也分别做出了惩处。

    原鹿门市公安局长,现任省委政法委书记彭勇学作为直接责任领导,予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行政记过处分。据说彭勇学已经主动打报告请调。

    当年承办此案的鹿门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相关责任人员,分别予以党纪政纪处分。

    刑讯逼供的直接犯罪嫌疑人,原鹿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两名干警,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予以法办。

    沉冤十年,终于昭雪。

    虽然逝者已矣,但这个结果,总算是对生者有所安慰。

    江汉省以此为契机,在全省展开了轰轰烈烈的“严格执法纪律,坚决杜绝冤假错案”的专项活动,电视台,报纸均进行了大幅的报道,连中央电视台都进行了跟踪采访。

    这个案件的真正幕后推手,毫无疑问乃是高长宏。但是他恪守官场规则,将省委书记、省长这两位大班长推到台前,接受媒体的赞誉。自己并不出风头。

    应该说,高长宏说服老头子,复查此案,被“威胁”的成分很少。老高家并不是谁都可以威胁得了的。柳俊直接找高长宏,主要还是相信高长宏的格局和眼界。

    高长宏和他柳俊一样,有着远大的政治抱负。在这件事情上,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柳俊看着电视新闻,脸色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