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重生之衙内 > >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巨贪!
    许宏玖打开面前的笔记本,取出老花镜戴上。

    许宏玖五十几岁,头常年染得乌青,也很在意穿戴,显得很是年轻,乍一看上去,也就四十几岁的样子。说起来,许宏玖还是很有政治抱负的,希望在仕途上能够更进一步。

    但这副老花镜,却清楚地昭示着一个事实——他不再年轻了。

    当然,五十几岁的实权省纪委书记,在副部这个层级里,也不算老,正当年。今年面临省委班子换届,明年全国党代会召开,运作得当的话,许宏玖的政治抱负,还是很有希望实现的。

    “同志们,根据初步核实,曾永正确实存在比较严重的问题……”

    许宏玖不徐不疾地说道,语气平静如衡。作为一个老纪检干部,许宏玖对于干部的**问题,早就司空见惯了,不是惊天大案,引不起他的激动。

    “现在已经查明,曾永正自一九九八年九月份至今担任丹阳市委副书记兼市纪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项目承包、纠纷处理、工程招投标、职务升迁、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办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了数额较大的好处。目前所知的,有一十七人向他行贿,合计一千二百多万元,美元两万多元,港币三万元……”

    许宏玖这个数据一保出来,与会的省委书记们的脸色立即变得凝重起来。

    一千二百多万,对于地处偏僻,经济落后的丹阳市来说,绝对是个天文数字。这还仅仅只是初步核实。正式立案之后,随着调查的深入,肯定还有更多的情况暴露出来。

    巨贪曾永正绝对算得上巨贪说不定不比安丰市的原书记洪天敬“逊色”。

    “曾永正实施这些违纪行为,其妻子均是他的同伙,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其中。根据初步核实的情况来看,曾永正存在如下几个严重的问题。第一,是受贿。单是丹阳市某建筑工程公司的老板文某,就先后十余次向曾永正以及他的妻子行贿,总额过五百万元。此外还有其他人向曾永正行贿,受贿总金额将近一千万元……”

    说到这里,许宏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会议室寂静无声。

    “曾永正所犯的第二个错误,是利用职权,干涉正常的组织工作。其中也涉及到受贿……”

    许宏玖继续说明曾永正的问题,简单举了几个例子。曾永正是土生土长的丹阳干部,期间在省直机关工作过一段时间,大部分时间,是在丹阳市工作,担任市纪委书记之前,也担任过较长时间的县委书记职务。曾永正收受下属官员的贿赂之后,干涉正常的干部提拔流程,违规提拔使用干部。说白了,就是“卖官鬻爵”。

    这要算是很多地方的官场通病,所谓“光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指日提升。”

    在座的均是久经仕途的高级领导干部,对这样的情况,心知肚明。

    “曾永正所犯的第三个错误,是生活作风糜烂,据了解,丹阳市和曾永正有不正当两性关系的女子,有六个。其中有两个是党政机关的女干部。曾永正也涉嫌利用职权,为他的这些情人谋取好处。”

    这个也是官场常态。几乎每一个**官员后面,都站着一长串的情人。如果在**官员的身后查不到这些各式各样的情人,反倒奇怪了。

    “第四,曾永正不但受贿,而且索贿,并且手段翻新,花样百出。甚至为了侵夺他人的合法财产,不惜动用纪委的力量,对非党员干部进行双规等纪律手段。公然向受害人索取好处。在曾永正犯错误特别严重的几年间,丹阳市流传着这样一段话,说是做生意,要求得纪委的保护,要挂纪委的重点保护单位的牌牌,不然的话,就要遭殃。根据我们的调查了解,这样的情况,确实存在。目前在丹阳市的很多私营单位,都挂着丹阳市纪委颁的重点保护单位的牌子……”

    许宏玖缓缓说道。

    “市纪委为私营单位挂牌保护,曾永正也算是开先河了,简直是胆大妄为”

    听到这里,柳俊冷“哼”一声,极其不悦地说道。

    刘光兴跟着说道:“这就叫做利令智昏。丹阳市纪委,变成收保护费的机关了。”

    刘飞鹏与罗自立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许宏玖微微点头,说道:“是啊,曾永正的问题,确实很严重。”

    应该说,许宏玖这个通报,很是中规中矩,因为纪委是党纪监督机关,不是司法机关,所以许宏玖言辞之间,一直说的是“违纪”、“错误”这类的定性词语,并未说“犯罪”。是不是犯罪,要由司法机关来判定。

    这些程序上的问题,许宏玖一直都是比较注意的。

    “据我们了解,曾永正在丹阳市干部队伍之中,‘威望’很高,丹阳的很多干部都很怕他。可以说是畏之如虎。德城县,也就是曾永正的老家,有一个建设局长,因为在工程承包过程中,不听曾永正的招呼,结果被双规,查了五十多天,没查出什么问题,最后还是把这个建设局长撤了,调任了另一个闲散的职务。曾永正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树立他的权威。”

    许宏玖继续不徐不疾地说道。

    虽然他以前是有要保曾永正的念头,在得知了柳俊的态度之后,就改变了主意。既然要查,那就查得通透点。搞个不上不下的,没意思。保护下属能够树立许宏玖的权威,同样的道理,严惩**官员,一样可以确立省纪委书记的权威。

    第一条路走不通,就走第二条路。

    至少现在听起来,许宏玖是真正的做到了铁面无私,没打算为曾永正开脱。

    许宏玖差不多谈了一个小时,才结束了自己的言。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大家都望向刘飞鹏。

    刘飞鹏双眉微蹙,说道:“这么说,曾永正已经完全**掉了?”

    许宏玖微微颔,说道:“照初步核实的情况来看,可以这么断定。我们已经采取措施,将他监视起来了,以防他畏罪潜逃。”

    刘飞鹏点了点头,省纪委的措施还是很到位的。

    “既然如此,我看可以对曾永正采取进一步的手段了。同志们的意见呢?”

    “我同意。”

    柳俊举起了手。

    书记办公会议尽管不就具体问题做出决议,只是讨论,决议要在常委会上做出。但是大家还是保留着表决的习惯,举手同意。

    罗自立也举起手:“我同意。”

    “我也同意。”

    刘光兴表明了态度。

    至于许宏玖,他刚刚通报情况的时候,就已经表明了态度。

    “好,那么,宏玖书记,这个案子就要辛苦你了。鉴于曾永正担任丹阳市纪委书记的时间比较长,也算是老资格的领导干部了,而且这个案子的情况,可能也比较复杂。所以,我建议宏玖书记亲自挂帅,主办这个案子。专案小组的人员,由你去调配。你看呢?”

    刘飞鹏很客气地征询许宏玖的意见。

    许宏玖颔应诺,就算刘飞鹏不这么安排,许宏玖自己也会主动挂帅。查办一个市纪委书记,许宏玖不可能将主动权交到别人手里去。

    “刘书记,宏玖书记,我还有个建议……”

    罗自立忽然说道。

    刘飞鹏望向罗自立:“自立书记请讲。”

    “曾永正问题严重,这是不用说的了。但是我觉得,这个案子,要注意控制范围,不要搞得太张扬。不管怎么说,丹阳市是经济欠达的地区,我们应该多弘扬正面的,积极的东西,这是主旋律嘛。如果这个案子不控制范围,牵连太广,很容易引丹阳市干部队伍的不稳定。这对于加快展丹阳的经济,是不利的。”

    “自立书记言之有理。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曾永正犯错误,只是代表着他个人腐化堕落了,应该把他和丹阳市纪委的其他干部分开来看待。我们查办**干部的目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更好的为经济建设服务。本末不能倒置。如果因为查办一个**官员,导致整个系统甚至整个丹阳的干部队伍不稳定,那就得不偿失。宏玖书记,希望你考虑自立书记的意见。”

    刘飞鹏马上说道。

    很显然,罗自立和刘飞鹏都担心柳俊借机做文章。就好像安丰市一样,尽管洪天敬倒台之后,派过去的许云晖和王良旭都可以称作是刘飞鹏线上的干部,但现在的安丰市,毕竟不是以前的安丰市了,也没有人将安丰再看做是刘飞鹏的后花园。

    柳俊要是依样葫芦的在丹阳来上这么一手,却是不可不防。

    许宏玖点点头,情不自禁地望了柳俊一眼。

    柳俊端起水杯喝水,神色淡然,没有打算继续言。老实说,柳省长现在对插手丹阳市的干部队伍,并无太大的兴趣,刘书记和罗书记,有点过虑了。

    “同志们,这是一个教训……”

    见柳俊没有“意外反应”,刘飞鹏便开始做总结。

    省级班子的会议,总是要开成团结的,进步的会议